http://rcccreno.org/1_3_a-a-a-blog.html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 

 译自《THE SIGNATURE OF ALL THINGS 》 / OF HEAVEN AND HELL 伯麦 Jacob Boehme (17世纪德国神学家) 

                                                           --------------------------------------------------- 

提阿非罗夫子与门生尤尼西斯之间的对话 

门生问他的夫子说:“当身体死了之后到了哪里去了?” 

他的夫子回答他说;“没有需要到什么的地方去。” 

 “当然要去某个地方!”尤尼西斯追问着说:“在身体死了之后,灵魂不是要到天堂或是到地狱吗?”

 “不需要出到什么地方去,” 这位可尊敬的提阿非罗回答说:“只有外面身体必死的生命要与灵魂分开。灵魂在自己里面就有天堂和地狱,经上记着说,‘天国不是眼所能见的,人也不得说,看哪! 在这里,看哪! 在那里,因为上帝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17: 20, 21), 乃是这两者之一,天堂或是地狱,在人的里面显出来,就是在灵魂所在之地显出来。” 

尤尼西斯对他的夫子说:“这可是真难明白。难道不是要进入天堂或地狱,就像一个人进入一所房子一样吗?或是像穿过一个洞或是窗框,进到一个不晓得的地方,如此就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吗?” 

夫子接着回答说:“不是的,并没有像这样的‘进入’, 因为,天堂和地狱无所不在,是在宇宙中共同存在。

 “那怎么可能呢?” 这位门生说:“天堂和地狱可以同 时在此处存在,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只有当中的一个可能会在此,你可否使我相信,两者是有可能在同一个地方?” 

夫子于是如此说:“我说过,天堂到处都存在,那是真的。因为上帝是在天堂,而上帝又是无所不在。我也说过,地狱也是这样无所不在,那也是真的。因为那恶者,就是魔鬼,是在地狱里,而这整个世界,如使徒所教导我们的,是躺卧在那恶者、或是魔鬼的里面(约一5:19),意思是说,不只魔鬼是在这个世界里,这个世界也是在魔鬼里面,如果世界是在魔鬼的里面,那么也就是在地狱的里面,因为魔鬼是在地狱里。因此,地狱也是无所不在,就像天堂一样,这事是可以证明的。” 

这个门生于是大吃一惊,说: “请让我能明白这个道理。” 

夫子对他说:“要知道什么是天堂,那不过就是人把意志归向‘上帝的爱’。任何人找到上帝在爱里向他显现,他就是找到了天堂,不需要多走一步。了解这个,你就知道地狱也是如此,你就知道地狱是在哪里,我对你说,那不过就是人的意志进入了‘上帝的愤怒’。任何地方,有了或多或少‘上帝的愤怒’在里面,那里必然就或多或少是地狱,不管那是什么地方。所以,天堂或地狱只不过就是意志进入‘上帝的爱’或是进入‘上帝的愤怒’。根据如此,你或是在祂的爱里,或是在祂的愤怒里,也就决定了你是在天堂或是在地狱。” 

 “你要特别注意这个, 这事就发生在今生的时候,有关圣保罗所说的,‘我们是在天堂里相交。’ 主基督也说过,‘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随我。我将永生赐给他们,没有人能从我手中把他们夺去。’,要注意,祂不是说,我将来在今生结束之后,要给他们永生,而是说,我赐给他们永生,那就是说,就在今生这个时候。 基督要赐给跟随他之人的礼物是什么呢?岂不就是永远的生命么?这就可以确定,没有其他地方,只有是在天堂。因为如果基督是在天堂,而那些重生跟随他的人是在祂的手中,他们既是在祂所在的地方,那除了天堂之外,就没有其他地方了。是的,又更进一步的,没有人能将他们从天堂夺去,因为乃是祂在那里保守着他们,他们是在那无人能敌之人的手中。一切都包挂在意志的归向或进入天堂,就是借着听到基督的声音,并且认识祂和跟随祂。而另一面有关地狱的道理也是如此:现在知道了吧? 

他的门生对他说:“我想,我有些知道了,但是,这个‘意志进入天堂’又是怎么发生的呢?” 

他的夫子回答说:“有关这一点,我会尽力来满足你的疑问;但是你必须特别注意我所要告诉你的话。我儿阿!你知道,当‘意志’的根基自己愿意向上帝降服的时候,‘意志’就从本身的‘己’沉落出来,既没有任何的根基和地场,也超越了任何的根基和地场。我们可以想像这样的情况,就是进入了一个不可知的深渊里,在那里,只有上帝可以显明出来,在那里,只有上帝在工作和在运行祂的旨意。人这时的意志就不再关注于自己,不再是为自己工作和为自己意愿,乃是上帝在人的意志里工作和运行祂的旨意。当上帝居住在这个愿意听从祂的‘意志’里时,如此的‘意志’就被成圣归于上帝,就预备好了,能以进入神圣的安息。有了这样的情况,当身体一旦破坏的时候,灵魂因为被‘神圣的爱’穿透而发出光来,就像铁被火烧红发光一样,整个被透过,它的黑暗就消失,成为光耀灿 烂。此时的情形就是基督的‘手’,就是上帝爱之所在,全然居住在这个灵魂里,在灵魂里发光照耀,成了一个新的荣耀的生命。然后这个灵魂就是在天堂,就是圣灵居住的殿,它本身就是上帝的天堂,有祂居住在里面。看见了吧,这就是‘意志进入天堂’的路,人只要如此做就行了。 

门生说:“尊师,请继续说下去,让我知道如何才能渡 到彼岸。” 

夫子说道:“这个虔诚的灵魂,你可以看见,是在基督的手里,就是在天堂里,正如祂自己告诉我们的,是如何能达到这个地步,你也已经听到过。但是那不虔诚的灵魂在今生今世不愿意进入这个神圣的、意志向上帝降服的地步,就是进入上帝的旨意里,反而继续活在自己的私欲和欲望中,活在虚空和虚假的里面,如此就进入了‘魔鬼的意志’里。这样的意志就将邪恶接受到自己里面,那些不过就是说谎,骄傲,贪心,嫉妒,和愤怒,他将他的意志和愿望全都给了它。这样的意志就是虚空,这个同样的虚空或幻影就必然在他的灵魂里面表现出来,因为他成了向这虚空降服的灵魂。这样的灵魂,必须从里面来工作,就像上帝的爱在那‘重生的意志’里工作一样,必须穿透整个灵魂,像火在铁里面的工作一样。” “像这样的人,他的灵魂不可能进入上帝的安息的,因为‘上帝的愤怒’已经在他里面显露出来、已经在他里面发动了。当‘身体’和‘灵魂’分开的时候,那永远的愁苦和绝望就开始了,因为到那时,他就要发现自己全然成为虚空,就是那最折磨自己的虚空,是那狂乱的愤怒和那可憎的自我残害。那时他就要发觉自己对从前所空想出来的一切东西都失望了,而现在是处在瞎眼、赤身、受伤、饥饿、干渴之中,看不到一丝可以得到解脱的希望,或是希望即使能得到一滴永生的水也好。他只觉得自己就是自 己的恶鬼,自己就是自己卑劣的刑罚者和折磨者,而他又害怕自己那丑陋的形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可怖的大怪虫,如果可能,真希望自己能逃脱自己,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他已经被‘黑暗本质’的锁链牢牢地捆绑住了,就是当他还在肉身的时候,将自己沉没在里面的那些本质。” “同时因为还没有认识、也不熟悉将自己沉没在神圣的恩典里,又很强烈地对上帝带着一种观念,就是祂是一位发怒和嫉妒(嫉邪)的上帝,这个可怜的人又害怕,又羞愧, 以致不敢把他的意愿带到上帝里,使他因此能以被拯救出来。这个人既不敢如此做,又害怕被那吞灭人的烈火烧灭,是因为他所了解的独一的上帝,不过就是那吞灭人的烈火。因而这人也就自己羞愧得不敢来到上帝面前,是因为他自己的赤身和怪虫的形象。所以,他宁愿,如果可能的话,把自己向上帝的威严躲藏起来,将自己那可憎的形象在祂那至圣的眼目下掩盖起来,而即使他如此地将自己投入更深的黑暗里,在那里他仍不能进入上帝的里面;那是行不通的,他无法藉着他‘虚假的意志’进入上帝的里面。是的,即使他尽力要进入,他仍然不能进入爱的里面,因为那从前的意志还一直辖制着他。因为这样的人已经在被愤怒俘虏住了,是的,他本身不过也就是愤怒罢了,因为他那虚假的欲望,已经在他里面被唤醒起来,他如今领悟到了这些虚假的欲望,又被它们关锁住了,如此,他自己就被转化进入它们的性情和本质里。”

 “既然上帝的光又不照在他身上,上帝的爱也不就近他,这人就越加进入黑暗,成为一个焦急渴望之火的源头,自己里面就怀着一个地狱,完全看不到上帝一丝的光线、或感受到祂一丝的爱。他这样住在自己里面,就是住在地狱里,根本不需要进入什么地狱、或是被带到什么地方。即使他到很远的地方,或是将自己投在离自己几千里的遥远之处,也逃不出地狱,因为,只要他是在自己的里面,他 就还是在地狱的源头和黑暗里。” 

提阿非罗的门生说:“如果是这样,那又为什么一个属天堂的人在今生这个时候,不能完全感觉到天堂的光明和喜乐?而那些在世上没有上帝的人,在地上也无法完全感受到他们将来要在的地狱呢?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今生感受到那在来生要感受到的,因为,(如你所说的),两者都在人的里面,并且每一个人的里面都有其中的一个在工作。” 

提阿非罗当时就回答他说:“天国的本身是在圣徒的里 面藉着信心来运作和显出,那心里有上帝的人,就是靠着祂的灵活着的人,是在信心的里面找到上帝的国,是凭着信心,当他的意志向上帝降服的时候, 才被造成上帝的形象。用一句话说,一切都是借着信心来成就的,对他们说,那就是不可见之永生的证据,又是一个在他们灵中,神圣的国度在他们里面一个极大的显示。但是他们天然的生命,此时仍然被血气肉体包围住,这个就又是一个对立,就是因着人类的堕落,人被放置到上帝愤怒的本质里,外面被世界包围着,叫人无法顺从信心而行,这些忠心的人无法不会有很多时候暴露在他们所寄居之世界的攻击之下,他们这样被血气肉体包裹着,也不会没有感觉,因为其上带着世界虚空的欲望,不停一直地在刺透着他们外面凡人的生命,用种种的方法来试探他们,就如从前对基督一样。” 

 “在这里,一旁是世界,另一旁是魔鬼,再加上上帝的咒诅在血气肉体之上,全然刺入和穿透着那人的生命,以致,当这三者一起临到那人的时候,就是当阴间在如此攻击那人的生命,想要将自己在那人身上显出的时候,就使得那人经常在苦闷不安之中。但是当这人此时沉浸入对上帝恩典的盼望之中,站起来像一棵‘美丽的玫瑰’在荆棘丛中,直到这个世界的国度在身体死亡的时候从这人身上 脱落:然后这人的灵魂就第一次真正地出现在上帝的爱里,就是在祂的国度、那爱的国度里,今后再没有什么可以拦阻这人了。但是在今生的过程中,她(这人)必须与基督在这个世界里同行;然后,基督拯救她从她自己的地狱中出来,借着用祂的爱将她里外穿透,在地狱里站在她的旁边,更进而将她的地狱转变成天堂。” 

 “但是,你所又问到的,为什么那些没有上帝的人在今世不感觉到地狱?我的回答是如此:他们披带着地狱在他们邪恶的良心上,但是他们不知道;因为世界已经把他们的眼睛弄瞎了,它那致死的杯也已经将他们投进沉睡中,那是一个最致人于死的沉睡。但是我们必须承认的是,恶人在今生也时时在他们里面感觉到地狱,虽然他们不一定知道那是地狱,因为地上的虚华在外面紧地附着他们,用感官上的快乐和欢愉来灌醉他们,更甚要注意的,每一个这样的人,在他们外在的生命中,仍然有自然天性的光在管辖着那生命;所以,只要受这光的管辖,地狱的痛苦就无法显露出来。但是,当肉身死亡或腐朽之后,此时,灵魂不能再享受今生的享乐和爱好,这个世界外面的光对他来说,也完全在他的里面熄灭了,然后,这个人就处在一个永远的饥渴中,就像在今生追求所爱好的一样,却除了那虚假的意愿之外,什么也追求不到,就是在肉身的时候,铭刻在他自己里面的意愿,那时候所行的,就使自己遭到极大的损失。” 

 “从前在今生有太多的意愿,仍不能得到满足,当死亡把他从今世分开之后,所有的却是少而又少;于是这就在他里面产生一个永远的饥渴,然而此后却再也无法得到更多了,于是他就落在一个不停地对虚空有着急切欲求的情况中,都是根据他从前所受的影响,那时在一个不停渴求这些邪恶和淫荡的狂热中,肉身沉缅在其中。只好继续作恶,但是此时此刻再作什么,对他也没有用了,再做也只 是在他自己里面做,所有的都是人里面的行为,就像外面在做一样,所以,不要上帝的人是被他们自己心思里面的愤怒折磨着,自己从自己里面生出来的折磨。因为他实际上就是自己的恶魔,自己的折磨者。在他所犯罪的那些地方,当这个世界的影子消逝之后,就在那里产生影响,而成为他的监牢和地狱。但是这个地狱的饥渴在这人的里面还不能完全地显露出来,直到灵魂所用来满足欲望、被迷惑住、穿着来追求他一切私欲的肉身被剥除下来为止。” “我看到了这点,” 

尤里西斯对他的夫子说:“这人用它的肉身来沉迷在骄奢淫逸之中,在今生服事这些私欲,沉溺在这些嗜好和情爱之中,然后在当他再没有机会和能力来满足它们的时候,就是在当这些不再可能的时候,那从前在他里面,因着外面肉身的生命,和这个世界的光而 被关闭的地狱,就在那人的里面开启了,我了解的对吗?” 

提阿非罗说:“你理解的非常正确,继续说。” 

门生说:“另一面,我清楚地看见你所说的,天堂不过就是一个拥有‘上帝之爱’的灵魂,又在凡事上把身体降服在灵的下面, 全心全意地将自己摆在上帝爱的旨意当中。当身体死了的时候,他的灵魂就被从地上救赎出来。我现在可以很明显地看出,那隐藏在他里面上帝的生命,将要荣耀地展现出来,于是天堂就显出来了。但是,如果除了没有有形的天堂存在、或是有形的地狱存在之外,我还是不明白,这些为数不少的受造物,即使不是最多的,他们又会在那里?所有这些有智慧的受造物都要住在那里?

 “住在他们的本性里,” 夫子回答说:“不论他们是光明或是黑暗的受造物。因为一切受造有智慧的活物,都留在他们的行为和本质中,就是在他们奇妙的受造和本性中。在他们的生命和形象的里面,各个生物都会看见和感受到 上帝,就是感受到那无所不在的上帝,或是感受到祂的爱、或是感受到祂的愤怒。” 

 “如果那人是在上帝的爱中,那么他也就能因此感受到祂是爱;但是如果他自己是被上帝的愤怒抓住了,那么他就不过是看见了上帝愤怒的本质,以及领悟到祂那发怒和嫉恨的灵。如果他是在上帝的爱里,任何地方都有上帝的爱,如果他不是在上帝的爱里,任何地方都同样是地狱。有哪个地方可以捆绑住一个思想呢?灵魂需要留在什么样的地方才能了解到或在这里或在那里才快乐或悲伤呢?实际上任何地方对它实在都一样的,它是在无底的深渊世界,在那里既没有边际也没有极限。它又能往哪里去呢?即使它到了千里之外,或是一千个千里之外,到了一个万倍遥远的地方,超过了宇宙的极限,进入了众星以上想象不到的地方,然而它仍然是在原来同样它出发的地方。因为上帝就是“灵的地方”,如果赋予祂一个这样的名字是合法 的,好使祂与形体发生关系:在上帝的里面是没有止尽的,或近或远都是在同样的一个地方;不论是在祂的爱里,或是在祂的愤怒里,这个‘无止尽之灵的意志’是全然不受限制的,它快的就像一个思想,穿透所有的事物,它是奇幻的,没有任何有形的或是外在的东西能限制住它,它住在它自己各样的奇妙里,各样的奇妙就是它的住处。” 

 “不论是级别是天使或是人类,每一个有智慧的生物都是这样; 你不用怕,这里有足够的地方能容纳他们全部,不管他们有多少;其实这样的情形也才是对他们最适合的,就是是根据他们的选择和决定,那地方,十分恰当地说,就是‘他自己的地方’。” 

说到这个,门生说;“我记得了, 确实的,圣经的记载提到那出卖主的大叛徒说,他死后就到‘他自己的地方’去了。” 

夫子于是又说:“当一个人离开今生的世界之后,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对每一个天使,或是灵界的不管是什么生物,也都是如此的,别无选择,都是在于个人自己的决定。上帝是无所不在的,所以任何地方也就有天使,只是各个天使都是在自己的本性里、在自己的本质里,或者,(你宁可这么说),是各自在自己的地方。上帝各样的本质,就如同灵所在的地方一样,显然是无所不在的,但是每一个人是在特定的哪一个地方,或是如何参入了某一个地方,都各自不同,那要根据个人意志的渴求,是在什么事上受到那奇特力量的吸引。那在天上上帝天使们的神圣本质,也在地上与我们同在,那与我们同在的神圣天性,也同样地与他们同在,然而是根据各种不同的形态和级别,有各种不同的交流和来往。” 

 “而我在此所说的神圣本质,并不少于你所考虑到的那鬼魔的本质和天性,就是黑暗的权势以各样的方式和级别,在虚假的意志里所用来相交的本质。在这个世界,他们彼 此争斗:但是当这个世界达到任何一方的极限时,本体就会来抓住那些属于它的;灵魂就根据属性,或是归属于天使、或是归属于鬼魔。” 

门生又对他说:  “既然天堂和地狱在今生的时候在我们的里面互相争斗, 上帝又是如此的与我们相近, 那么天使和鬼魔又住在哪里呢?” 

老师这样回答说: “凡是你不住在你自己的‘己’里、就是不随着己意的地方, 那里就有圣天使与你同住, 并且在你的上下四围环绕着你。你要好好记住这个,反过来说,你若住在一个地方是为着‘己’、一个追求‘自我’的地方,一切都要随‘己意’,在那里鬼魔就来要与你同住,在你的上下周围四面环绕着你,那就是一个上帝的怜悯达不到的地方。“ 门生说:“我还不明白,你所说的是那么的完美,正是我所希望的,请再更清楚一点地告诉我。” 

夫子接着说:“你要特别注意我现在要说的话,任何上帝的旨意所能通行的地方,上帝就显现出来;就在这样的显现里,天使就来居住。凡是在什么地方,上帝的旨意与那个受造者的意愿不同,在那地方,上帝就不向他显现、也无法向他显现,那个受造者就住在他自己的里面,不与上帝合作,也不谦卑地降服上帝,在那里,上帝就是一位‘没有显明出来的上帝’,因此,天使就不与这样的一个人同住,因为天使在那里住,那里就是上帝的荣耀,是他们在成就上帝的荣耀。那么谁会住在像这样的受造者里面呢?上帝不住在里面,天使们也不住在里面;上帝不愿意住的地方,天使们也不愿意住。这个情况很清楚地是这样,当一个灵魂或是一个受造者自己的意志里没有上帝的旨意,那就是魔鬼居住的地方,因为对他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没有上帝、没有基督。这是真实的道理,要紧记在心。 

门生说:“我可能要问一些不太适当的问题,但是,我的好老师,请您忍耐一下,同情我的无知,如果我问的问题看起来像是荒谬的、不适合我期望回答的问题。因为我还有一些问题要提出来,但是,我觉得我对这事的想法有些不好意思提出来。” 

夫子说:“对我坦白就好了,只要把你心中想的提出来,不要以为不好意思,即使这些问题看起来像是很荒谬,问问题只会使你更加有智慧。” 

门生谢谢他的夫子让他能自由发言,于是就说:“天堂和地狱有多远?” 

夫子回答他说:“就像白天和晚上那么远,或是像‘有’ 与‘无’那么远。它们是在对方的里面,然而它们彼此却是相离在最远的地方。是的,这一个对那一个好像是虚无,然而,尽管如此,它们又彼此使对方快乐和忧伤,天堂充满整个世界,它又完全不属世界,它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而却又像是一个想象之处。它充满万有,又在万有的里面,它什么也没有,它又包含万有,它不分裂,也没有处所,它藉着神圣的显现来工作,在整个宇宙中散发光芒,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它自己。因为它只在自己里面工作,而且如今被显明出来,就是那个‘一’,那在万有里面不能分割的‘一’。它只借着上帝的彰显才出现,也只在它自己的里面:凡进到它里面的、或是在哪一个的里面它显现出来的,在那里上帝也被显现出来。因为天堂不过是那永恒者的显现或启示,在那里,一切的工作和意愿都是在宁静的爱里。”

 “同样的道理,地狱也是在世界任何的地方,也只居住和工作在自己里面,就是在那地狱的根基显现出来的地方,称作在‘自己里’或在‘虚假的意志里’。这个可见的世界包含了这两者,天堂和地狱也只能在其中找到或发现得到,人短暂的今生,因为只属于可见的世界,所以在今生的时间内就看不见属灵的世界,因为外在的世界以及其中所有的,对属灵世界是一个遮蔽,就如同身体对灵魂一样,但是当这个外在的人死亡之后,属灵的世界,对灵魂来说,那遮蔽被除去,就显明出来,或是在永恒的光中与圣天使同在,或是在永恒的黑暗中与鬼魔同在。” 

门生又进一步问说:“那么一个天使,或一个人又是什么,他们可以这样或在上帝的爱或愤怒中,或在光明或黑暗中?” 

提阿非罗回答他说:“他们是从一个,也就是同一个源头来的:他们是神圣智慧的一个小分支,是属于神圣意志 的,从神圣的话发苗生出,目的是为着神圣的爱。他们是从永世的根基出来的,光和黑暗都是从那里出来的:黑暗,包含着渴望自我满足,光,包含着以上帝的旨意为旨意。因为 ‘与上帝的旨意相合’ 就是天堂;任何地方,只要是以上帝的旨意为旨意的,就是天堂,在那里上帝的爱肯定会在工作,祂的光也就能将自己显明出来。但是在那 '一切都是为着己' 之灵魂的欲望里、或是在接受 '己' 的前提下来接受其它任何灵、或天使、或人之意愿的情形,上帝的旨意就很难通行,对那人或那灵,就不过是黑暗而已;然而,从那里面,光仍然可能显出,而这个黑暗就是这个灵魂所处的地狱,因为天堂或是地狱不过就是‘神圣的旨意’或在光中、或在黑暗中的显现,是根据属灵世界的性质而定。

                                     有关 “身体是什么,为什么灵魂能够接受善与恶”的问题

门生问:“那么,人的身体又是什么呢?” 

夫子回答说:“那是可见的世界,是形象和物质的原质,或是这整个世界的混合体,可见的世界是里面属灵世界的一个表现,从永远的光中出来,也从永远的黑暗中出来,是从灵的‘密合’或‘连接’而来的,它也是永恒的形象 或样子,借此,永恒得以被看见,在这里,‘己意’和‘顺从的意志’,就是‘恶’与‘善’,彼此在互动着。” 

 “这样的物质,就是外面的人。因为上帝是从外在的世界造出人来,又把里面属灵的世界吹到他的里面,使之成为一个灵魂和一个有智慧的生命,因此,在外面世界的事物,人可以接受和行出‘善’与‘恶’来。” 

                         有关世界的消灭;
                         关于人的身体,在复活之中,和复活 之后;
                         天堂和地狱在哪里;
                         关于最后的审判;
                         为什么在受 造者的里面必须有相争?等的问题。    

门生问:“在这个世界结束之后,所有的东西都消灭到尽头,那又是什么个样子?” 

夫子说:“只有那有形质的要消灭,就是那四个元素,太阳,月亮,和星星要结束。然后,里面的世界就会完全成为可见的而显现出来。但是,任何人的意志或人的灵在今生所做过的事,不论是善或是恶,我说,每一件这样做的事,在那时都要在属灵的状态下自行分开,也就是,或者进入永远的光明里,或是进入永远的黑暗里。因为每一件是从哪个生的事,就要再次穿透并进入与它原先相同的那个里面。在那里,“黑暗”就被称作地狱,是一个地方,永远忘却一切的良善;而“光明”就被称作上帝的国度,就在圣徒的里面成为圣徒永远的喜乐,这些圣徒因着上帝拯救他们脱离了‘恶’的痛苦,就不停地在荣耀上帝和赞美上帝。“ 

 “那最后的审判就是上帝的‘爱’和‘愤怒’两者所点燃的火焰,在那里面,每一个有形质的都要毁灭,各个火焰就把那属于它自己的,就是那与它自己本质相同的,吸引过来:如此,上帝爱的火焰,就会把凡是出生在上帝之爱里的,或是出于爱的原则的,都吸引过来,在那里面,上帝爱的火焰要根据爱的形态来燃烧,并将自己给与那质体。但是,痛苦就会将凡是上帝的愤怒在黑暗里面所工作的质体吸引进来,并且将这些虚假的质体烧灭,那时,就只剩下那使人痛苦的苦痛意志留在它自己的本性、形象和外面的形状里。” 

门生问:“复活的时候,人的身体是带着什么样的体质和形状?” 夫子说:“所种的乃是天然粗燥的初等身体;就如同今生外面世界的物质一样;但是这个粗燥的身体里,却有一个精巧的力量和善能。就像在地里,也有一个这样精巧的、好的善能,如同太阳那样的善能,这善能与太阳是一体相同的;是在起初的时候,从神圣的大能和善能涌出散发出来的,从那里面所有身体好的善能也是如此衍生出来的,这个必死的身体里那好的善能必会再出来而在一种透明如水晶的物质,就是在属灵的血和肉的性质里,活到永远。‘地’的那好的善能也要如此回来,因为地也要如此变成透明如水晶,那神圣的光要照入所有的生物,质体或物质里。当这个粗燥的地要消灭,再不回来的时候,人粗燥的的肉体也要消灭再也不存在。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受到审判,在受审判之中,就被火分开了;是的,地与人身体的灰都要如此。因为上帝要再一次震动属灵的世界,每一个灵都要把属自己的属灵质体吸引到自己这里来。良善的灵和魂,要把良善的质体拉到自己这里,邪恶的灵也要如此把邪恶的质体拉到自己这里。但是,我们在这里必须要了解所说的‘质体’,这样物质性的力量和善能,它的本质不过是一种善能,就像物质的色泽一样,(就如它们所具有的形状,颜色,和里面的本性,在此同时,也成为透明的),在万物里那粗燥的东西就消灭了。” 

门生说:“我们是否在复活的时候,就不再带着可见的 身体,也永远不再住在它们里面呢?(见《有关灵魂的四十个问答》问题21,第12节)” 

夫子说:“当这个可见的世界消灭的时候,那么所有从 它出来的东西,那外在的,都要与它一同消灭。只有那属天的如水晶般的本质和形态要存留,人也要只在属灵的地上,因为人也要成为与属灵的世界一样,虽然目前还是隐藏的。” 

门生:“在那天堂的生活里,会不会有丈夫和妻子,儿 女或亲属,或者,会不会有像今世一样彼此的关系?” 

夫子说:“你怎么会如此地以肉身的想法来看事情?在那里没有丈夫和妻子,人人都要像上帝的天使一样,称作,阳性的天使。在那里没有儿子或女儿,没有弟兄或姐妹,所有的人都是同枝同源。因为在基督里,都成为一了。 就像枝子与树是一体一样,虽然是不同的受造;但是上帝是一切,也在一切的里面。是真的,在那里将会有属灵的知识,是关于每一个人是怎样的人,曾经做过的事,但是不再拥有,或享受地上的事物,或是对拥有地上的事物有什么欲望,或是享受在肉身时彼此的关系。” 

门生说:“那时他们大家是否都有同样的永远喜乐和荣耀?” 

夫子说:“经上这样说,‘那人如何?上帝对他们也如何。’,在另一处又说,‘对圣洁的人,你就是圣洁,对弯曲的人,你就是弯曲。’ 圣保罗说:‘在复活的时候,一个人的荣耀与另一个人不同,就像太阳,月亮和星星一样。’,因此我们就知道,那蒙赐福的人,确实都要享受在他们身上和里面那神圣的工作,但是他们的本体和他们的光芒或荣耀,将会有极大的不同,是根据他们曾经在今生所辛劳的程度,和他们所用力量和善能的辛劳程度而定。因为受造者今生辛劳的工作是神圣能力的进口和因由,是借着这些,能力才能被推动和运用出来,那在今生与基督同工同劳的人,不活在肉体的私欲里,就会有很大的能力和极大的荣耀在他们的里面和身上。但是,其他的人,他们期望和依靠,只要能使自己满足就好了,同时是在服事自己肚腹的神,而最后终于回转,得到恩典,这些人,我说,不会达到那么高程度的能力和光耀。所以在那里,在他们之间,将会有极大程度的不同,就如同太阳,月亮 和星星之间的不同一样,或是与田间的花那样,有不同的美艳,能力和效能。” 门生问:“这世界如何受审判呢?是谁来审判?” 

夫子说:“是耶稣基督来审判,就是‘上帝的道成为人’的那一位。他要借着他神圣的搅动或运行,将一切不属于自己的都分开来,并且要将他的国度在这个世界现在的地方、或空间上,完全显明出来,因为这个‘分离的运作’是在全宇宙中,在万物中即刻运行的。” 

门生问:“当这个世界全地成为基督的国度,以及那些配的,得着荣耀的时候,鬼魔和一切受咒诅的,他们又要被扔入什么地方?他们是否要被扔在这个世界的外面?或是,基督将要在这个世界的空间或地方之外来显现他的国度?” 

夫子说:“地狱将要留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或空间,但是是对天国来说是隐藏的,就像晚上对白天来说是隐藏的一样。‘光永远是照在黑暗中的,只是黑暗绝不能领会光,或达到光。’,光明是基督的国度,而但是黑暗就是地狱,有鬼魔和恶人在那里居住,如此他们就被基督的国度压制住,而成为他的脚凳,意思就是,成为一个耻辱。” 

门生说:“那么万民和万国是如何被带到审判之前呢?” 

夫子说:“那上帝永恒的道,一切属灵受造的生命都是从那道发出的,自己将要在那个时刻,根据爱或是愤怒,在每一个从永恒里出来的生命里面运作起来,要把每一个受造者,带到基督审判的前面,根据他们生前在世上的行 为来审判。生命要被显明在各人所做的一切工作里,每一个人都要看见和感受到在他自己里面的审判和判决。因为, 实在的,审判是在灵魂离开身体的那时立刻临到每一个人,也显明在他们里面,最后末日的审判,不过是灵体回来了,是与这个世界的一个分离,当恶人将要从善人中分别出来,在这个世界的本质上和人的身体上,分别开来,每一个东西都要进入它们永远的居所,如此,上帝在所有质体和生命里的奥秘就显明出来了。” 

门生问:“那么要如何宣告判决呢?” 夫子说:“在这里我们要思考基督所说的话,‘他将要对右手边的说,来,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人,进来承受从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 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我渴了,你们给我喝,我做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肉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照顾我,我在狱中,你们来看我。然后他们回答他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渴了,做一个客旅,赤身露体,病了,或是在狱中,这样来服事你呢?然后王就要回答他们说:这些事,只要你做在我们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你就是做在我身上。又对在他左手边的恶人说,离开我去吧,你们这些受咒诅的人, 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 渴了,做客旅,赤身露体,病了,和在狱中,你们不来照顾我。他们也要和回答他说,我们什么时候看到你这样,而不伺候你呢?他要回答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不做 在我们中间最小的一个身上,你们就没有做在我身上。这些人要进入永远的刑罚中,但那些义人要进入永生里去。’” 

门生说:“敬爱的夫子,请您告诉我,为什么基督说,‘你做在这些人中最小的身上, 就是做在我身上;你不做在他们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 为什么一个人所做的和所不做的,就如同做或不做在基督自己的身上呢?” 

夫子说:“基督实际和在实质上,是住在那些全心将自己降服他之人的信心里,并且把他的肉给他们做食物,把他的血给他们喝;藉着如此,根据外面之人的内部,他们拥有了信心的根基。并且,基督徒被称作基督葡萄树的枝子,一个人所以是基督徒,是因为基督的灵住在他的灵里面,因此,对一个基督徒而言,对他身体的需要所做的任何事,都是做在那住在他里面基督的身上。因为这样的基督徒,不是他自己的了,而是完全降服于基督, 成为基督所拥有的独特子民,因此,所做的好事,都是做在基督自己的身上。” 

 门生问:“当严厉审判的日子来到时,那些还活着的人将会如何?如果他们折磨和苦待那些穷苦贫困的人,榨取他们辛苦的劳力,用强权暴力迫使他们服从自己的意愿,践踏他们,视他们为弃屦,只为着他们自己可以过虚荣富贵的生活,将这些穷人的血汗劳力,花在骄奢淫逸,傲慢自大,和虚空浮华之中。” 

夫子说:“基督受苦是当他的肢体受到逼迫的时候,所以严苛之人对他们控制之下的贫穷苦命人所做的一切强征暴敛的恶行,就是做在基督的身上,也就要落在他严厉的审判和报应之下。除此之外,他们还帮助魔鬼扩大王国, 因为由于他们如此对穷人的迫害,他们使这些人离开基督去寻找不法的途径来求生存。而且,他们如此是在为魔鬼工作,与他一同做他所做的每一件事,丝毫不停地在抵挡基督的国度,就是那全然在爱中的国度。这些迫害他人的人,如果他们不全心回转归向基督,来侍奉服事他,就必然进入地狱的火中,那火不过就是用那些人的‘己’在今世强加在穷人身上的行为当燃料而继续不停地燃烧。” 

门生问:“那些人又会如何,他们如何能够承受得住那严厉的患难,他们在今生那么剧烈地与基督的国度争斗,又毁谤,辱骂,和为着他们自己的宗教彼此迫害。像这样的人会如何呢?” 

夫子说:“所有那些还未认识基督的人,他们还不过是天堂和地狱的一个象征或外观,在那里彼此相争,想要得胜。”

 “所有兴起,膨胀的骄傲,就是为着许多意见相争的,都是‘己’的一个表像,任何人如果没有信心和谦卑,也没有住在基督的灵里,就是住在爱里,就只不过是带着上帝愤怒的兵器,助长‘己’形象的胜利,那就是黑暗的国度和上帝的愤怒。因为在审判的那一天,所有的‘己’都要被交给黑暗,也包挂了所有人无益的争竞,在那里,他们不追求爱,只想要追求表现‘己’的形象。使他们可以因着高举和达到他们许多的主张而高举自己,他们为着同样的原因,挑动君王诸侯战争,藉着如此的方法,导致全地各国人民荒凉。所有的这一切,都要遭到审判,把假的和真的分开,那时,所有的想象或主张,都要消失,所有上帝的儿子们都要永远住在基督的爱里,基督的爱也在他们里面。” 

 “所有任何的人,在今生的争竞,就是从人类的堕落到 复活的期间,不在基督里面热心来促进和平与爱,只是在寻求自己和为着自己争竞,都是属于魔鬼的,也是属于黑暗深坑的,因此结局必然是与基督分离。因为,在天堂里, 所有的一切的受造都是在谦卑的爱里,服事他们的造物主上帝。”

门生问:“为什么上帝容许今世有如此的不和和争斗?” 

夫子说:“生命本身就是在彼此相争的里面才能被表现出来、被知觉出来、和被感触出来,好使‘智慧’得以分离出来而被人知道。” 

 “生命也包含了永远的喜乐和得胜。因为在圣徒的里面,在实际经历感受过、和认识到基督在他们里面已经胜过黑暗和‘己’的天性,至终完全拯救了他们,使不致落入相争的情况中之后,就会兴起极大的感谢和赞美,而当他们知道恶人是如何受到报应的时候,他们就要永远喜乐。因此,上帝容许所有的人都各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以致爱与愤怒、光明与黑暗的永远统治,可以显明出来被人知道。每一个生命都是导致自己结局的原因,都会在自己里面找到自己的结局。因为那些现在在这恶劣的战斗中所临到圣徒的争竞和痛苦,在末了对他们就要转变成极大的喜乐。而那对这世界之人曾经是一个喜乐和享受的事,将来对他们也会转变成永久的痛苦和羞耻。因此,圣徒的喜乐必须从他们‘死’的里面出来,就像一个灯烛,借着在火中毁坏和消耗自己,发出光来一样,如此,生命才能脱离自然本性的痛苦,而拥有另外一个世界。”

 “就像‘光’有另外一个与‘火’不同的性质一样,因为‘光’是将自己给出来,交付出来,而‘火’是要吸引到自己里面和消耗自己。那谦卑的神圣生命,也是从向 ‘己意’死而发苗长出来的,然后上帝爱的旨意才得以掌权,而在万物的里面管理万物,因为乃是借着如此,‘亘古长在者’才可以获得感受和被分离出来,把祂自己,借着感觉,经过死,带进极大的喜乐里。在那里,可能是在一个无限合一里的一个永远的喜乐,是导致喜乐的一个永远的原因。因此,从前的痛苦,都必然是现在这个运作搅动的根基和起因,为要将万物表现出来,在这里面存在着上帝隐藏智慧的奥秘。” 

 “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
“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爱,和圣灵的交通 ”与我们众人同在。阿门。” 

希伯来书 十二章23,24,25 节  

“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上帝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上帝,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 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

 “愿颂赞,荣耀,和感谢;尊贵,智慧,和能力,都归给那坐宝座的,我们的上帝,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阿门。”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      伯麦 (Jacob Boehme) (17世纪德国神学家) Sed pede ullamcorper amet ullamcorper primis, nam pretium suspendisse neque, a phasellus sit pulvinar vel integer.


http://rcccreno.org/1_3_a-a-a-blog.html 
从黑暗到真光之路 THE WAY FROM DARKNESS TO TRUE ILLUMINATION --- BY JACOB BOEHME 

作者简介:伯麦 Jacob Boehme (1575-1624) 伯麦是德国基督教一位伟大的奥秘派学者。他出生农家,仅受过小学教育,曾经是一个优秀的鞋匠。三十六岁开始写作,并且以卖自己所做的羊毛手套来维持生计。当时教会及政府因为他是一个未受圣职封立的平民,所以禁止他写神学方面的书。他缄默了约十一年后,又继续写作,因此,他受逼迫一直到死。 在政治上,他的著作影响德国的黑格尔(Hegel 1770-1831),和史其林(Friedrich Schelling 1775-1854)。黑格尔派以后因着信仰的争执 ,就分成左派马克思的工人革命派和右派的合一派。在宗教上,贵格会的创始人乔治福克斯(George Fox 1624-1691),英国的劳威廉(William Law 1686-1761),都受他的影响,卫斯理公会的创始人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要求他属下的传道人都要学习伯赫的著作。十九世纪的慕安烈(Andrew Murray 1828-1917) 又受劳威廉的影响,而慕安得烈的著作影响了东西方许多被上帝大用的仆人。 

在伯麦最长的一本书《万物的署名》(The Signature of All Things)中,他把在灵里受启示所领悟到有关万物的起源和原则,宇宙万物如何产生,以及上帝的作为、旨意用十六世纪的科学知识及名词来表达。因此,在讲到天文、物理、化学,以及质能互变(灵界与物质界互相的影响),就叫人不容易领会。当全智的上帝把极高、超越时代的真理启示给他的仆人时,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了解,然而,这些启示的影响,却有数个世纪之久。 以下的文章是从这本书中最后附带的一个小故事翻译出 来的。大意是说到人类(人类的始祖)如何被魔鬼引诱, 魔鬼如何借着人的私欲叫人犯罪,以及如何在人的天性中 掌权,后来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如何来拯救,最后这人又 如何悔改,回到了乐园。其中有些对圣经的解释,值得深思,例如:

 “人类的堕落”是由于人想要得着控制万物的能力来做万物之主,结果反而被魔鬼挑动“肉体”对万物的欲望而俘虏住了。

 “善恶知识树” 的定义是“受造之物本身善与恶的根源”,吃了就能知道万物是怎么来的。 

对“悔改”的解释,是因为耶稣基督的来到,人先被上帝的手(或灵)“触摸”过之后,世界就再没有味了,于是就想回到上帝。但是人因为“肉体”的软弱,没有舍弃万物的能力,所以必须要接受基督十字架那能向世界万物死的能力,才能脱离万物,这才是“真正的悔改”。正如有诗歌说,“祂为我死,我才能死,才能脱离罪、己、和世界”。人为的修行和苦待己身,是无法使人死透的,狡猾的“己”,只要还有一丝气息,就又会活过来,况且有罪的人,即使愿意死,也不过是残缺的祭物,上帝不会悦纳。 

您如果对救恩还不十分清楚,或者对人性本善或是本恶分辨不清,或是有像“我为什么要接受基督耶稣做救主?”之类的问题,甚或对有关神学上加尔文主义与亚米念主义对“人是否完全堕落”之争的疑问时,不妨把这篇文章仔细读读,然后再思考其中的含义,希望您能得到一些启示。 

译自 The Attic Press, Inc. Greenwood,S. C. This edition 1969. Reprinted 1981, Published by: James Clarke & Co. 7 All Saints’ Passage, Cambridge England. 

--------------------------------------------------- 

 一个又饥又渴的灵魂在追求 “耶稣基督甜美之爱的泉源”时,与一个蒙光照的灵魂之间的谈话。这个蒙光照的灵魂告诉那人所该寻求的正确之路,以及该如何来帮助他人。他借着他的知识,从各方面将那人带进走向基督的天路,同时又忠实地警告那人,要小心这个多难痛苦之世界的道路,只会将那些任由摆布活在其中的堕落之人,引到无底坑或地狱的坑中。

--------------------------------------------------- 

从黑暗到真光之路 ……… 

有一个可怜的人从乐园里出来流荡,来到了这世界的国度里。 

魔鬼在那里遇见了他,对他说,“你这半瞎的人哪!你要到那里去呢?”  

这人说:“我要来察看、研究这世界上的万物,就是造物主所造的这一切。” 

魔鬼说:“你还不知道它们的本质和特性,你怎么能察看研究得透呢?你只是看到了它们的外表而已,就像是看到了一座雕像一样,你无法透彻地了解它们。 

这人说:“请问,我要怎样才能了解到它们的本质和特性呢?” 

魔鬼说:“其实只要你吃那使受造之物本身能成为善与恶的根源,你眼睛就得开,你就能看透它们,你就会和上帝自己一样,能知道究竟什么是受造之物。” 

这人说:我是一个高贵又神圣的受造者,我若是这样做,造物主曾经说过,我必定死。 

魔鬼说:不会的,你绝不会死的;反而你的眼睛会被打开,你就会像上帝自己一样,成为善与恶的主人,而且,你还会成为有权、有势、又很伟大的人,就像我一样;万物之中一切的精妙你都能知道。 
 
这人说:如果我有了自然界和受造之物的知识,那么, 我就可以随我的意思来统管整个世界了。 
 
魔鬼说:那整个知识之地已经都在你的里面了,只要把你的意志从上帝或是良善转向自然界和万物里,然后,你里面就会兴起一个想尝尝看的私欲,你就可以去吃那善恶知识树的果子,你吃了之后,就能知道万事万物了。 

这人说:这样可好阿!我要来吃这善恶知识树的果子,这样,我就可以用我自己的力量来管理万物了;我可以做全地的主,随意做我要做的事,就像上帝自己一样。 
 
魔鬼说:我乃是这世界的王;如果你要在地上掌权,你就必须把你的欲望转向我的形象,或是盼望能像我一样,这样你才会得到我形象里的巧计、心机、辩理、和狡智。 
 
如此,魔鬼就把那在水银中的火爆力(万物燃烧之根源里面的能力),也就是元素或物质里那转动的火轮,在一个蛇的形状下,拿来给那人看。 

这人看了之后,就说:看哪!这就是那无所不能的力量。— 我要做什么才能得到它呢? 

魔鬼说:你自己本身也是这样一个燃烧的水银,如果你真的把你的意志与上帝分开,然后把意志带入这一个能力和知识里,那么你隐藏之地就会从你里面被显露出来,你行事也就会与这燃烧的水银一个样了。但是,你必须吃那果子,那果子里面的四个本质,是各自相克相争的;热和冷相争,冷和热相争; 各个天性在活动时,都各有各的感觉。你吃了之后,马上就会成为像这个转动的火轮一样,你就可以把万物都带进你自己的能力里面,把它们据为己有。 

这人如此做了之后,事情就发生了。当这人把他的意志从上帝分离开来,又把它带入水银里,就是那燃烧的意志里,(就是生命和力量的根源),马上在里面就升起想要吃善恶知识树果子的私欲;于是这人就吃了那果子。 他一吃果子之后,火神(或火中的巧匠)立即把这人本性的火轮点着了,随即,所有在这人里面的天性都觉醒起来,而且各自在发动它们自己的私欲和欲望。 

首先起来的私欲是“骄傲”;一个想要为大、想要有权、有势的欲望。要叫万物都服从他,要自立为主,不要任何人来管;而且轻看谦卑和平等,认为自己才是惟一有头脑、有才智和巧计的人,并且认为,所有不合自己情趣爱好的事物,都是愚昧的。 

第二个起来的私欲是“贪心”;一个想要得的欲望,要据万物为己有。因为当骄傲的私欲把上帝的旨意撇开之后,人的生命就不愿意再信靠上帝,只想要自己来管理自己; 于是就把他的欲望带入万物之中,就是带入土,金,和木与其它受造之物里。如此,这个燃烧如火的生命,就变得饥饿和贪婪,他将他自己与上帝的合一、爱、与谦和分离之后,又把四个元素和它们的本质都吸引到自己这里来,把自己带入各种兽类的情况里;因此,生命就变得黑暗、空虚、和充满愤恨;天堂的美德和色彩都消失掉,就像一盏熄灭了的灯一样。 

第三,从这燃烧的生命里,那像荆棘一样刺人,叫做“嫉妒”的私欲被唤醒了起来。 这是一个从地狱来的毒物,所有的鬼魔都具有这种性质。它对人是一种折磨,专叫人的生命与上帝以及其他万物为敌。那在贪欲里激怒起来的嫉妒,就像是一根刺入这人身体里面的毒钩,如果贪心仍得不着,嫉妒就不能忍受,就要伤害或毁灭人。因着这个从地狱来的性情,那高贵的爱人之心就被窒杀了。 

第四个从这燃烧的生命里被唤醒起来,使人痛苦如火的私欲乃是“愤怒”。 这个私欲叫他要杀人,要把凡当他的道、不臣服于他骄傲之下的人都除去。如此,地狱之地与它的根基,又称作“上帝的愤怒”,就在这人的里面完全被显露出来。从此, 这人就失去了上帝美丽的乐园和天国,变成了一条“虫”,像那火蛇一样,就是魔鬼曾经拿来给这人看过的那魔鬼自己的形象样式。  

接着,这个人就开始在兽性的状况下,掌管全地,凡事都按着魔鬼的旨意;只凭着骄傲、贪心、嫉妒、和愤怒的私欲过生活,向上帝也就再没有真正的爱了,反而在心中代之而起的,是那罪恶的兽性,爱好污秽淫荡,过着放纵欲望和虚荣浮华的生活, 心中没有一点纯洁存留,因为这人已经舍弃了乐园,把全地都据为己有。他的心思全都趋向于狡诈的知识、诡计、和想要如何才能把地上的财物全都收聚了来。他里面完全没有一点公义和美德存留;凡是他所做的恶事、错事,他都很狡猾地借着权力和律法权势的外衣,把它们们遮盖起来,还称说这样才是对的,才是公义的, 要这样做才好。 

魔鬼临到这人
 
这些事一发生之后,魔鬼就临到这人,他既然已经俘虏了这人的本质,就促使他一件又一件地作恶,又把罪中之乐摆在他面前,对他如此说:看哪! 你现在已经有能力、权势、和尊贵了,你要运用你的知识、聪明、和狡智,叫人人都惧怕你、敬畏你, 这样你就能得着人的尊敬,在这世上成为赫赫有名的人。 这人如此做了 这人按着魔鬼的建议做了,却不知道那给他建议的就是魔鬼; 只以为是他自己的知识、才智、和悟性在引导着他。如此有着好一段的时间,做得又顺利又好。 

耶稣基督与这人相遇 
 
当这人这样子过生活的时候,我们可亲爱的主基督耶稣,带着上帝的爱和愤怒来到这个世界,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 要向世人一切不敬虔的行为,执行审判,就在既定的时候与这人相遇,用大能向他说话,就是借着他的受苦与受死,向这人内心说话,毁坏了魔鬼在这人里面的工作,又显示这人到祂恩典之路,用恩光照亮他,呼召他回转悔改; 又应许这人,祂是要来拯救他脱离他现在那兽性畸形的形状或形象, 把他重新带回乐园里。 

基督在这人身上的工作 

当上帝爱的火花,就是神圣之光, 如此显明在这人心里的时候,这人立即看见他自己的意志和行为乃是在地狱里,就是在上帝的愤怒里。而且发现自己在上帝神圣的显现和天国之前,乃是一个畸形丑陋的怪物;他就因惊怕而落在极度的忧愁痛苦之中,因为上帝的审判,从他里面被显明出来了。 

基督所说的话 

在此情形下,主基督发出恩慈的声音,对他说,“要悔改离开虚空之事,你就能得着我的恩典。” 

这人所说的话 

于是这人带着他丑陋畸形的样子,穿着污秽的虚空外衣,来到上帝的面前,祈求恩典和他的罪得赦免,并且心中坚信,我们主耶稣的偿价和赎罪确实是属于他的。 

但是古蛇的那些邪恶的性情,幽灵不散,借着那外面人辩理的天性,不但不让这人的意志归向上帝,反而把它们的私欲嗜好都带了来。这些罪恶的性情并不愿意向它们自己的私欲死,也不愿意离弃这个世界,因为它们原本就是从这个世界来的,所以它们害怕在受了责备之后,就必须要放弃它们在世界上的名声和荣耀。  

但是这人把他的脸面转向上帝,仰望祂的恩典,希望祂赐下祂的爱来。 

魔鬼又临到这人 

但是当魔鬼看到这人这样地向上帝祈祷,想要进入悔改,他就走近这人,把属地性情的欲好,硬塞进这个人的祷告里,搅乱这人要向前追求上帝的美好思想和愿望,将心思再拉回到属地的事情上,以至这些思想都得不着门路可以达到上帝那里。 这人在叹息 虽然这人的中心意愿的确是在一面叹息,一面想望着上帝,但是他心思里所兴起要进入上帝的意念都被岔开、打散、和摧毁掉,无法接触到上帝大能。在这种情况下,这可怜的人更加害怕,于是开始更恳切地祈祷。但是魔鬼藉着他的私欲,紧紧地抓住那被点燃之水银的生命火轮,唤醒了各种鬼魔的性情,以至这些属鬼魔那些虚假的欲好,都在这人的心中发动起来,要叫这人去追求那些从前最为享受、最觉快乐的事。 

然而, 这可怜的人心中非常想要归向上帝,因此他就竭尽一切的力量努力向前;但是他许多的思想却仍然继续飞离上帝,进入属地的事物中,并不愿意归向上帝。这人就向着上帝在自己里面叹息哀伤;好像他已经完全被祂撇弃、从祂面前被赶出去一样,他连仰望一下恩典都不能,只是在更深的烦恼、惊怕、和恐惧中,时时刻刻都害怕上帝那愤怒和严厉的审判就要显露在他身上,而且魔鬼也不会放过他,要来把他抓走。如此,他如此地落在极 大的重压忧愁中,以至于他对那些从前最喜欢、最感觉快乐的那些今生的事物,都感到厌倦。 可是属地的性情仍然是想要地上的事物,但是这人的心却宁愿撇弃一切,渴望对所有今生的私欲和享乐,不论是什么,都向它们死。 心中只想望着他的第一个家乡,就是他原先所出来的那个家乡。但是,他发觉自己仍然是离得 那么远,依然是在极大的困苦和穷乏中,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于是他自己下定决心,一定要进去,他就试着更加恳切地祷告。 

魔鬼的阻挡 

但是魔鬼却和他作对,要阻挡他,叫他不能把自己带进任何更大更迫切的悔改之中。他把这人心中属地的私欲唤醒起来,使这些私欲继续坚守它们在心内的恶性和假的合法权利,又把它们和新生的意志与心灵的愿望参杂在一起,因为这些私欲不肯向它们自己的意愿和权利死,仍要继续保留它们暂时的享乐,因此就把这可怜的人掳到它们罪恶的私欲里,叫他动弹不得,虽然这人从来没有过这样地叹息着想望上帝的恩典。因为,任何时间,只要这人一祷告,或者试着有追求上帝的心,肉体中的各种私欲就来,把这人向上帝所发出的思想和意愿吞吃下去,把它们带离开上帝,使它们进入属地的思虑中,为要叫这人不能得着神圣的能力。因这缘故,就使这人以为他自己被上帝离弃了,而并不晓得上帝实在是离他非常的近,而且正在如此地吸引着他。 

魔鬼又因为有了进入这人的入口,就进入他燃烧的水银里,就是那人生命的火轮里,把这人的欲望与属地肉体的私欲参杂在一起,就用属地的思想来试探这可怜的人;说, “你为什么要祷告呢?你想上帝会知道或者关心你吗? 只要想想看你在他面前有的是什么思想;岂不尽都是一些邪恶的思想吗?你根本对上帝没有信心或信靠的心;祂又何必听你的呢?祂不会听你的!你放弃了吧!你为何要如此苦待自己,自寻烦恼呢?你若要悔改,时间还多着呢!你想要发什么癫?我请你看看这个世界,稍微看一点就好了;世人不都是生活在欢宴快乐之中吗?即使如此,他们将来还是能够得救的,基督不是已经为众人偿付了满足的赎价了吗?你只要说服自己,安慰自己,说,一切都已经为你做成了,你将来一定会得救的。而且,你在今世是不可能感觉到上帝的。所以不要再追求上帝了! 只要照顾你自己的身体,追求今生的荣耀吧! 如果你变得这么愚昧、这么忧郁,你以为你会成为怎么样的人?大家都要瞧不起你,都要来嘲笑你的愚昧;这样,你的日子不过就是忧愁和重担,这样的话,你是既不能讨上帝的喜悦,又不合人的本性。我请你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上帝既然造了你,又把你摆在这个世界里,为的是要你做万物之主来管理它们,你应该及早收聚今生的财物,免得将来是世物匮乏,生活上有了不足。你可以等到你老年来到,年限将近之时,自己再来预备悔改。到时候,上帝就会来拯救你,接你到华美的天家去,你现在那么激动地在烦恼、哀恸,简直是庸人自扰。” 

这人的情况 

魔鬼用像这类的思想把这人捆绑住,又把他带入肉体的私欲和属地的欲望里,把这人紧紧地捆绑住,就像是上了脚镣铁链一样,以致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这人回头稍稍看着世上的享乐,自己还是觉得有一个追求神圣恩典的饥渴,宁愿坚持进入悔改,来讨上帝的喜悦,因为上帝的手已经摸着了他,而且伤着了他,所以没有地方可以得着安息,总是在自己叹息,为着他所犯的罪忧伤,极力地想把它们除掉。虽然他有这么大的渴慕和切望,希望能为罪如此地懊悔忧伤,可是他仍不能有真正的悔罪,甚至对 罪的认识,仍是不清楚。 

由于这人现在是如此的重压忧愁,既找不到救法,也寻不着安息,他就四处追寻,或者能找到一个适合之处,叫他能在那里做到真正的悔改,可能的话,没有世上俗事、挂虑、和拦阻;也许这样做可以赢得上帝的恩宠。如果在可能范围内,将自己专注在某些单独僻静的地方, 把世界上的烦务俗事都放下,藉着多多地帮助怜恤穷人,希望应该能得着上帝的怜悯。因此,他就计划出各种各样的方法,要来获取心中的安息,以及重新讨得上帝的爱、恩宠、和恩典。但是,所有的努力都无效,因为世界的事情借着肉体的私欲,仍然紧紧地跟着他,以致他依然像从前一样,被魔鬼的网罗捆绑住,得不着安息。虽然有一会儿,他有时会因着地上的事物高兴起来,但是不多久又和以前一样,落在忧愁重担之中。事实是这样的,当这人感觉到上帝的愤怒在他自己里面被唤醒起来,但是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了。因为有许多次,有极大的惊扰和恐惧临到这人,使他因着极度的害怕,而觉得孤单无助、害病、和软弱。原来那第一次所受的伤,就是因为光照或是恩典搅动的结果,在这人身上实在太大了。而他并不晓得基督正在以上帝愤怒和严厉的公义,与撒旦错谬的灵相争, 这两个灵同时都在这人的灵魂和身体里面工作。这人也不明白那饥渴想要回转悔改的欲望,乃是从基督自己来的,是因着他的吸引才会有这种情形发生;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拦阻着他,使他至今还得不着神圣的感觉。他并不知道他自己已经成了一条怪虫,披带着古蛇的形象,借这个形象,魔鬼在他身上有如此大的权势,可以进到他的里面,来抵挡他一切好的欲望、思想、和意向,把它们带走离开上帝和良善; 正如基督自己所说过的,“魔鬼来从他们心里把道夺去,恐怕他们信了得救。” 

有一个受过光照和已经重生的人与这愁苦的人相遇 

因着上帝的安排,就有一个受过光照和重生的人与这个可怜、痛苦、愁烦的人相遇,对他说,“你这愁苦的人,是什么事情叫你这样烦恼不安呢?” 

这个愁苦的人回答说 

因为造物主向我掩面,使我无法进到祂的安息里,所以我才这么不安宁。 我真不知道要如何行才能够再得到祂的慈爱眷顾。因为在达到祂恩典的路上,有悬崖大山拦阻着,叫我不能来到祂面前,即使我从来没有这样叹息地渴慕祂,我仍然被祂拒绝,无法得着祂的大能、大德、和大力。 

那受过光照的人说

你里里外外都披带着魔鬼那怪虫的形象;你的里面既然都是他的属性就是他的本质,他就有进口,就是有能力, 能进入你的里面,拦阻你的意志使不能透入上帝的里面。因为,如果你的意志真的透入上帝里面,你的意志就会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的复活里,浸到上帝至高大能和力量的膏油里;这膏油的涂抹会把你身上所带着的怪虫打得粉碎; 你当初乐园的形象就会在你的中心深处复活过来;如此就把在你里面魔鬼的能力消灭掉,你就又会重新成为一位天使了。因为魔鬼嫉妒你有这样的福分,所以他就藉着肉体的私欲要来俘虏住你;如果你不从他的俘虏下被拯救出来,你就会和上帝分开,再也不能进入我们的群体了。 

这愁苦的人害怕起来 

听了这些话之后,这可怜愁苦的人害怕惊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当这人发现他原来是站在那古蛇的形象和状况之中,原是和上帝分开的,而且在那状况中,魔鬼又是那么近,可以把那些邪恶的思想注射到他灵魂的意志里,还加上有这么多的能力可以来控制他,他如今是乃是近于咒 诅,与阴间,就是地狱的无底坑,牢牢地联结在一起,落在上帝的愤怒里了。他几乎是对神圣的怜悯完全绝望了。但是从上帝的恩典所发出的那良善的大能大力,就是那起初伤着了这人的大能,托住保守着这人,使他免于完全的绝望。但是在这人里面,盼望和疑惑,仍然在心中彼此争斗。凡是盼望所建立起来的任何东西,疑惑就把它打倒。这种不平安不停地在他里面搅动翻腾,以致最后,这世界和属世界的一切荣耀对他都变得可厌, 这世界的享乐对他也不再觉得有味。虽然如此,他仍然得不着安息。 

那受过光照的人又来了,对这烦恼的人说活 

过了一段时间,这个蒙过光照的人,又来到这人这里,发现他仍然落在极大的苦恼、痛苦、和思虑忧愁之中,就对他说: 你在做什么阿?你想把自己苦死、愁死吗?你既然不过是一条虫,为什么还要用你自己的力量和意志来自讨苦吃呢?你看,你的痛苦是越来越增加了!要知道,即使你可以把自己沉到深海底,或是能飞到早晨海岸的极岸,或是使自己高升超过众星,你仍然不能解脱这个痛苦。你越是如此伤痛、折磨自己、烦扰自己,你的本性就会越觉得痛苦;虽然如此, 你仍不会找到安息。因为你的能力已经完全丧失了,就像一根已经被燃烧成木炭的枝干一样,自己没有能力再发芽长绿,也不能从其他的树和植物得到汁液和养分。你也是这样不能凭你自己的能力和力量来到上帝那里,把自己再转变回你原先那天使的模样。因为对上帝来说,你已经枯干了,就像一棵死的树那样,失去了水分和生命力, 你也是如此的痛苦焦竭,你所有的性质已经成为冷与热那样,在不停地互相抗争,没有可能再合一起来了。 

这个愁苦的人说  

我该做什么才能重新发芽,重新得到当初的生命呢?在那生命力里, 在我未变成这个样子以前,我原是生活在安息里的。 

这受过光照的人说 

你除了舍弃你自己的意愿,也就是你所说的“我”或“己”之外,什么都不要做。 如果这样,你所有的邪恶的性情就都会渐渐衰弱,无力,慢慢地死去,然后,你就有会沉没到那一个你当初所出生的源头里。因为,你现在乃是在受造万物之中被俘虏住了;但是, 你如果舍弃它们,这些受造万物,连同它们邪恶的倾向,也都会在你里面跟着死去。目前它们都居住在你的里面,拦阻着你,叫你不得到上帝那里去。

但是你如果按着这条路去行的话,你的上帝就会以祂无限的爱来迎接你,这爱曾经在基督耶稣的里面,藉着人或人性彰显出来,这爱会把汁漿、生命、和活力分赐给你,你就能重新发芽,长枝,发旺,在永生的上帝里面快乐起来,像一枝长在真葡萄树上的枝子一样。至终你就能恢复上帝的形象,从古蛇的形象或状况中被拯救出来;然后,你就会成为我的弟兄,并且可以和天使一同来往。 

这可怜的人说 

我怎么能舍弃我的意愿,让住在 我里头的受造万物死去呢?你可以看见,我必须住在世界上,而只要我活着,我就需要这一切的东西。 

这受过光照的人说 

你现在拥有了世界上的权力和财富,你把这些都据为己有,随你自己的意思来使用它们。你并没有想到,你是怎么得到这些的,也没有想到你是怎么使用这些的;你把它们都用在服事和放纵你肉体和虚空的私欲里。你虽然看见 贫困、在穷乏苦命之中的人要求你的帮助,他是你的弟兄,你却不帮助他,反而增加他的重担,向他要求他能力所做不到的事,使他连生活的需要都有困难。你欺压他,叫他为你劳苦流汗工作,为要满足你骄奢淫逸的意愿。更甚的,你还向他骄傲,侮辱他,粗暴严厉地对待他,高举自己超过他,轻视他,认为他比你自己小。你那被欺压的弟兄,来到上帝的面前诉苦叹息,因为他得不到他辛劳工作的利益,反而受你的强逼,生活在悲惨痛苦之中。因着他的叹息呻吟,他就把上帝在你里面的愤怒引发起来;使得你的火焰和不安息越发加大。这些就是你所爱的受造之物,你因着它们的缘故和上帝分开,把你的爱带入它们的里面,也就是把它们带进你的爱里。因着你不停地把它们接受到你的欲望里,你就滋养和拥有着它们,你接受它们进入你的心思中,它们就能居住下来;因为你乃是把你生命的私欲带进它们的里面。它们只是肮脏、污秽、和邪恶的产物,是天然兽性所发出来的东西,借着你把它们接受到你的私欲或欲望中,它们就得着一个像,就是把它们的像成形在你的心里。 这个像,乃是一个四个头的兽;第一个头是骄傲,第二个头是贪心,第三个头是嫉妒,第四个头是愤怒。这四个性情都是属于地狱的,而你里面外面都带着这些性情,这像印刻在你里面,你已经完全被它虏去了。就是因为这些性情住在你天然的生命里,你已经与上帝断绝了关系,除非你舍弃这些邪恶的受造之物,让它们在你里面死,你就不能进到上帝的面前来了。 

但是,既然你希望我告诉你如何舍弃你那邪恶的受造意志,让这些受造之物死,而你又能和它们一同活在这世界上。我要你确实地知道,在此只有一条路,那是一条又窄又直的路,开头的时候,你会觉得又困难、又厌烦,但是到后来,你却会很高兴地走在其中。 你要很严肃地考虑这件事,就是你在世上一生的生活, 乃是行走在上帝的愤怒当中和地狱的根基之上;这并不是 你真正的家乡。一个基督徒实在应该是活在基督里的,他的行为也应该是真正跟从基督的,除非因着有了基督的灵和能力住在他的里面,使他能完全顺服,他就无法做一个基督徒。你既知道基督的国不属这世界,乃是在天上的,你若要跟随基督,虽然你的肉身必须住在受造万物之中并且使用着万物,你却应该是经常向天而去的。 

这一条叫你永远不断向上而去,效法基督的窄路乃是这样的:你必须对你自己的能力和力量绝望,因为你使用或借自己的力量,你并不能达到上帝的这些门;你必须坚决地下定决心,完全把自己交在上帝的怜悯中,把你所有的心思和理性完全沉浸在我们主基督耶稣的受苦和受死之中,深愿你也能如此地坚忍,向在你里面所有的受造万物而死。同时,你还必须下定决心,警醒保护你的心思、意念、和心中的倾向,不让它们接受一点邪念,也不要让你自己被今世短暂的荣耀和利益捆绑住。 你也必须下定决心,离弃一切的不义,以及任何会拦阻你自由行动和进步的事物,你的心志也必须纯一不杂,专一 立定心志,绝不再还回到往日的偶像中,而是此时此刻立即离弃它们,心思和它们分离,然后按着基督那明确和完全的教训,进入纯正的真理和公义的道路中。当你如此定意弃绝你自己天性里面的敌人时,你也必须原谅你外面的敌人,决心要以你的爱来对待他们,不留下任何的受造,或是人、事、物来抓住或捆绑你的心志,要让你的心志成为一个真诚、纯洁、没有世上任何事物污染的心志。

不只如此,如果必要的话,你必须随时愿意为基督的缘故,舍弃你今世的荣耀和利益,把属地的一切都视如虚空浮云,你的心丝毫不专注、也不恋慕它们;不论你今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是在什么样的阶级和身份,譬如世上的高官大富等的,你只把自己当作是上帝和其他基督徒的仆人,或是你的主所把你摆在那个职位的一个管家。一切的傲慢自大都需要谦卑下来,降为低微,消灭净尽,直到一个地步,凡属你自己的一切,或是在你里面的任何其他受造之物,都不能停留在你的心志 里,使你对它产生任何的思念或是幻想。 

你心里也要牢牢地记住,你必须时时取用在基督耶稣所成就的功绩里所应许的恩典,就是祂那流露出来的爱,这爱实在是已经在你的里面了。这爱会拯救你脱离你里头受造的万物,光照你的心志,点燃你的爱火,进而叫你胜过魔鬼。 这并不是说,好像你凭自己的力量可以定意或做什么事,你只是进入耶稣基督的受死和复活里,你领受了这些,当作是你自己的,并且用这些来攻击和打碎那在你里面魔鬼的国度,制服你里面的受造之物。你此时此刻就必须下定决心要进入这条道路,绝不离开,在你一切的努力和行事上,都诚心地顺服祂,使祂能随祂的意思来待你。 

当你的意志有了如此的预备和决心之后,它就会和它自己的受造之物分离,真心诚意地来到上帝的面前,而且披戴着耶稣基督的美德。如此你的意志就可以不受任何的拦阻,随着浪子来到天父的面前,俯伏在祂面前,倾吐祷告,用你一切的力量来做这件神圣的事,就是承认自己的罪孽和悖逆,又已经离开了上帝多么远。你必须不仅是口头上如此说,而且实在是尽你的全力去做,而你这样做,只能算是你的一个坚强的毅力和决心而已;因为实际上,你灵魂本身并没有一点力量做成任何的善行的。 

当你这样预备好时,你的天父看到你是在如此地悔改和谦卑下来到祂面前回转归向祂,祂就会在你的深处说话,在你里面说,“看哪!这是我所失落的儿子,曾经死过,如今又活了。”祂就会带着基督耶稣的恩典和慈爱在你的心思里与你相遇,用祂爱的光线来拥抱你,并用祂的圣灵和大能来与你亲嘴。然后你才能得着恩典来在祂的面前倾心认罪,发出有力的祷告。这里才真正是你在祂的面光中应该奋力搏斗的的地方。如果你在此坚决地站住,不退缩,你就会看到或感觉到一些极大的奇事发生。因为你将会发现,基督正在你里面攻击阴府,把你里面的几个售打成碎片,你的里面会兴起极大的扰乱和痛苦,同时你许多暗藏未现的罪,会首先觉醒起来,极力地工作,要叫你和上帝分离,不让你向前。 在此,你才会真正地发现和感觉到生命和死亡是如何地在互相争斗,在经历过你里面所发生的事之后,你才会了解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

然而,面对这一切的事,你都不要动摇,只要坚定地站稳不退后。因为到最后,你的受造之物都会渐渐地萎缩、衰弱,慢慢地死去。而你的意志却会渐渐地强壮,你就有力量能克服和压制住各种罪恶的倾向,你的意志和心思就会天天升入天堂,同时你的受造之物,就会渐渐地死亡消灭,你就会得着一个全新的心思,开始成为一个新造的人,渐渐把那丑陋的兽的形象除去,恢复成神圣的形象。这样你就从现今痛苦的情况之下被拯救出来,回复到你原来的安息中。 

这可怜之人的实行 

于是这人就开始带着一股很大的热诚按着这条路去做,心想马上就可以得到胜利了。可是他发现天堂的诸门仍然向他自己的能力和力量关闭,他还是与从前一样地被上帝拒绝和撇弃,丝毫得不到从祂来的一丝恩典看顾。这人看到这种情形,就对自己说,“你一定是向上帝降服的诚心不够,你应该完全不希望祂给你什么,只把自己交托在祂的审判和定罪之下,使祂可以来治死你各种罪恶的倾向。要以超过天然和受造之极限的程度来沉浸到祂的里头,把自己交托给祂,使祂可以随祂的意思来对待你,因为你并不配向祂说话。” 

就这样,这人就下定一个决心沉浸下来,并且舍弃他自己的意愿;当他一如此做的时候,立即有一个为他所犯的许多罪所能做的最大的悔改临到他;这悔改使他为自己那丑陋的形象痛痛哀哭,而且是真正地、从深处为着这许多邪恶的受造之物住在他心里而懊悔难过。他如此地哀伤,以致在上帝的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在他的悔改中,想到耶稣基督的受苦和受死, 祂为他所受的是何等大的痛苦和折磨,都是为着要拯救他脱离苦难,要把他改变成上帝的形象。在如此的思念之中,他全人都 沉浸下来,不想到别的,只是在抱怨自己的无知和轻忽,并没有感谢他的救主,也没有想到救主对他所显出的是多么大的爱,反而虚掷光阴,丝毫未注意到应该来接受祂买贖和赐予的恩典;反而用许多虚空的私欲和世上的享乐,在自己里面模成地上事物的形像和样子,以致他有着这些兽性的欲好,所以现在必然地受这些捆绑而落在极其悲惨的地步。他因着极度的羞愧,连举目望上帝都不敢,想上帝一定向他遮掩祂的面光,不愿多看他一眼。 

当他如此叹息哀哭的时候,就陷入阴间或是恐怖的深坑中,好像他正倒在地狱的门口,在那里等死。这可怜困苦的人,又和他以往一样,神智恍惚,完全抛弃自己,以致到了一个地步,他不顾他所做的一切事,只想一死了之,不要再做一个人了。事实上,他如此地甘心置自己于死地,不是别的,只是希望在他救主耶稣基督的死中一同死,就是那位曾经为了他的缘故,受尽痛苦而死的主。在这样垂死的当中,他开始从他的最深处向着神圣之善叹息祷告,单单沉没在上帝的怜悯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 上帝之爱的亲爱面容忽然向他显现,好像一个极大的光进入他的里面,叫他非常喜乐。因而,他就开始发出正确的祷告,感谢至高者赐予这样的恩典,为着他被从地狱的死亡和痛苦中拯救出来,满心欢喜。如今他尝到了上帝的美善和祂应许的真理,所有从前搅扰他,叫他不能得到上帝的恩典、慈爱、和心里面同在的那些邪恶之灵,现在都被迫离开他。“羔羊的婚宴”现在被持守和庄严地举行了,也就是那 “尊贵的苏菲亚” 把她自己嫁给或许配给这人;基督得胜的戒印被印刻在他的本质里,他重新被接纳成为上帝的儿子和后嗣了。 这些事一发生过后,这人变得非常快乐,开始在这新的大能里行事,赞美歌颂上帝奇妙的作为,想到从此以后就可以一直行在这样的光明、强壮、和喜乐中。

但是,这人马上就受到了攻击,外面遭受到世人的侮慢和辱骂,里面临到极大的试探,以致这人又开始在怀疑,到底这事的根据是否真正从上帝来的,自己是否真正地分享到祂的恩典。 因为撒旦那控告者进前来,极力地要把他引出这条道路,要叫这人怀疑这条路到底是不是正确的路,就在他的里面低声地说,“你灵里那快乐的改变并不是从上帝来的,只不过是你自己的想象而已。” 在同时,那在他心中神圣的光也消退下去,只在他里面深处的地方发光,就像火收敛在余烬中一样,以致这人困惑得很,想可能是自己被离弃了吧!不晓得自己是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正确实地尝到了天恩的滋味。然而这人无法不继续挣扎,因为爱的热火已经种植到他的心里,在他的里面不停地升起猛烈的饥渴,要追求那神圣的甜美。所以,最后他还是开始发出正确的祷告,在上帝的面前谦卑下来,检查和试验他这些罪恶的倾向和思想,把它们都扔掉。如此一来,那想要找理由辩驳的意愿就被打破了,从这种意愿衍生出来的那些罪恶的倾向也被杀死,一点一点地被根除。

这样的过程叫他天然的身体产生非常剧烈的痛苦,使他昏厥、衰弱,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然而,实际上他却并没有天然的病痛,只是他那属地的天性在哀愁,在感受和哀哭它各种罪恶私欲的死亡。当那属地、要找理由辩驳的天性发觉它自己这样地被撇下,这可怜的人而且看见,自己因着不愿意再走那罪恶和虚空的道路,以致外面招来轻视和世人的嘲笑,内心受到控告者撒旦的攻击,撒旦讥诮他,不停地把这世界的荣华、富贵、和世上的荣耀,摆在他的面前,说他是一个傻子,不来获取这些。他就开始思想这些事,心里这样对自己说,“哦!永在的上帝阿!我现在应该做什么才能得到安息呢?” 

那受过光照的人又来对他说话 

当他还在这样思想这些事的时候,那受过光照的人又来与他相遇,问他说,“我的弟兄阿!你怎么啦?为什么这么沉重和忧伤?” 这愁苦的人说 我按照你所给我的劝导去行,得到了一些亮光,就是那神圣的甜美所发出来的滋味。但是这些又离开我不见了,我现在又被抛弃了。更甚的是,我外面从世界来了许多极大的试探和苦难,因为我的好朋友都离开我,辱骂我,而我心里面又受到焦虑和疑惑的攻击,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受过光照的人说  

现在,我非常地喜欢你;因为现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正在你里面和你一同经历祂在地上的路程或经历,就是祂自己当初在这世上所遭遇到的一切事。那时祂被辱骂、被藐视、被毁谤,而祂自己所有的,一点都不在这个世界里;你身上现在正带着祂的记号或标记。只是你不要惊讶或觉得奇怪,因为这些是必然有的,为要叫你被试验、洗炼,使你更纯净。在这些痛苦和忧愁中,你必定会渴望和呼求,想要得到拯救;借着这样的渴求和祈祷,你就从外面和里面吸引恩典。因为你必须经由上头和下头重新长大成为上帝的形象,就像一棵小树被风摇摆吹动,必须在寒冷和炎热中扎根站住,借着这样的摇动,从上头和地下吸取力量和效能,又忍受许多的风暴,经历许多的危险,而后长大成树,结出果子来。因为经由这样的摇动,太阳的效能就在树的里头运行,树的本性受到太阳效能的穿透和熔入,就因此长大。 此时就是你应该在基督的灵里做大能勇士的时候,自己与这灵合作的时候。因为现在,永在的父借着祂如烈火般的大能,已经把祂的儿子出生到你的里面,祂的儿子又把父的烈火,就是那被称作第一个本质,或是那灵魂可怒的性质,改变成爱的火花,以致从火和光(就是愤怒和爱)产生出一个单一的要素,一个生命、或质体,这一个,乃是上帝真正的殿。现在,你应该在上帝的葡萄园里,发出基督葡萄树的枝芽,在你的生活中结出果子来,藉着帮助和教导他人,显出丰富的爱心,就像一棵好树一样。因为乐园必须如此在你的里面重新发芽长大,经由上帝的愤怒,使地狱在你里面被转化成天堂。

因此,不要因着魔鬼的各样试探而灰心,他现在正在尽其所能的,想要把从前在你里面的国度夺回来;但是现在,他已经失去了这个国度,他必须羞羞惭惭地离开你。而他现在正在从外面要用世界上的羞辱和侮慢把你遮住,好使他自己的羞耻不被人看见,同时也为着叫世人看不见你。因为根据你新生的、就是那重生的性情,你乃是活在天堂那神圣的和谐中。因此你要忍耐,仰望等候主,不论将有什么临到你,你都从祂手中领受过来,当作是祂为着你最高利益而特意赐给你的。于是,这个受过光照的人就离开他走了。 

这愁苦之人的经历 

这愁苦的人就开始在基督的忍耐和受苦之下,走这条道路,单单依靠着上帝在他里面的力量和大能,进入盼望。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一天一天地长大强壮起来,他那罪恶的欲好也在他里面渐渐更多地死去。最后他终于达到恩典中一个很高的境界或是阶层,神圣启示的诸门和天国都向他开启,也在他的里面显明出来了。如此,这人经由悔改、相信和祷告,回到了他原先的,也是那真正的安息里,又成为上帝一个好的、蒙爱的儿子。 愿那有无边怜悯的上帝,帮助我们大家。 阿门!

 (从黑暗到真光之路 --------- 伯麦(Jacob Boehme) (1575-1624  德国神学家)

Wednesday, June 13, 2018, 19:59

“灵” 与 “魂” 的功能

根据基督教改革宗教义,人是由“灵魂” 与“身体”两部分组成的,“灵魂”又可分外层的“魂”与内层“灵”,如同医学上的外科与内科一样。“灵”与“魂”是一体运作,不能单独存在的。圣经将“灵”与“魂”分开,那是如同解剖学将人的骨肉与内脏分开一样,旧约祭司在献祭时候,就常做这种工作。“灵”与“魂”的功能不同,分辨出两者的功能,对人了解自己,和属灵的知识和属灵的争战上,大有好处。“灵“ 、”魂“ 与“身体”的结构,与蛋黄、蛋白、与蛋壳相似。

倪柝声的《属灵人》将“灵”的功能分作 -- 良心直觉交通。将“魂”的功能分作 -- 心思意志情感。他如此做,在中国基督徒中还是第一个人,那时,他还只有24岁,相当了不起。他的许多书都是参考西方属灵前辈的书而写的。对中国的信徒有很大的帮助。

《属灵人》主要是根据宾路易师母的《众圣徒的争战 War on the Saints》以及慕安德烈的《基督的灵》写的。然而细读这两本书就发现,“灵”的功能应该是 -- 意志良心悟性 Spiritual Understanding ;而“魂”的功能应该是 -- 心思情感。因为在灵战的时候,人必须使用“意志”,如果不使用“意志”,让“意志”落入被动,那才是上了“鬼魔的教训”的当。如果按《属灵人》所说,人使用“意志”,那就是属“魂”,而不是“属灵”了,那又如何打灵战?

研究其原因,才发现原来是倪弟兄将“意志 Will ”与“己意 Self- will" 混淆了。属灵的人必须使用”意志“,而拒绝”己意“,就如同人必须好好照顾使用“身体”,而要钉死”肉体“一样,后者是有属灵的定义的。就连《属灵人》也说过,一个真正属灵的人,乃是“意志”靠着圣灵,能完全控制自己的人。

至于“灵”与“魂”是否同一部分,因为有人解释说,“灵”的感觉与”魂“是一样的,例如,”灵“会忧伤,“魂”也会忧伤,所以它们就是同一个部分。然而,根据“意志”是“灵”的功能的分类,就能分出它们的不同。例如,当人忧伤的时候,有深浅的程度,当忧伤还浅的时候,人还能忍受,但是当忧伤的程度达到更深一层,就是“灵”的时候,那就是”伤透了心”,那时人的“意志”就会有所行动了。同样的,当人的“心思”接受到一些道理的时候,还只是思考琢磨而已,但是当人开始相信的时候,就达到了“意志”,那时就会开始行动了。慕安得烈在《新生命》一书中说到,从人的“魂”进入人的“灵”,有一个入口,那个入口称作“信心”。

今日华人基督徒的英文及圣经教义的水准,也达到相当的程度,希望有更多的信徒能将西方基督教近2000年的属灵财富,翻译成中文,好造就华人基督徒。现在是知识爆发的时候,在网络、youtube上就能看到、和听到百年前属灵前辈的书籍和讲道。我们所以能知道得更多,是因为我们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No comments yet.
(*) Required fields
Copyright ©2018 rcccreno.org, All Rights Reserved.